扫号器

很想跟他们说playone,但实在没勇气,而且也不太懂他们的玩法,之所以想跟他们玩的原因是,他们很亲切的,其中一个比较活泼的男生,只要他们之间有了空位,因为他们的位子好像多一个,有个人会换来换去,所以只要那个人离开去他另一个位子坐著时,那个活泼的大男生就会叫我坐著,还跟我说:你坐啊,一直站著多累啊!不过我都是点头致意,没有开口说话的坐下来,其实也有点尴尬,不过大陆人好像都蛮习惯这样与陌生人一起坐在一起,只要有空位,甚至没有空位,只要是站著的人说一下,他们都会让一点位子跟站的人挤一下。

从酒泉搭到敦煌,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"   border="0" />


刚从酒泉上车时,火车上还是一样很多人,不过没比从西安到嘉峪关的数字火车来的多,而在车上同样有睡在走道上的人,这次我终于有时间和空间拍了下来,这种人真的很厉害,我看他从我上车一路睡到早上天亮,走道上的人来来往往,他完全不为所动,真的很佩服。         每次想到身高,我就整个不爽。我16岁、身高159公分、男,一看就知道有问题了,我妈就跟我说,多多运动,多喝牛奶就好了,我牛奶喝了,也运动了,还是长不高,我妈就跟我说是运动不够(你X啦,不爽),当然不排除基因问题,但

好久没有来贴自拍的魔术
我最近自己想到一个魔术
不过我觉得这魔术一定有人先想过
所以我想问依下这魔术有没有名字
我借不到数位相机
所以包容一下低画质得手机
需耀改进的地方可以跟我说
关于影片后製我还再学习
希望以后可以加音乐和字幕
也希望能存到 3人晚上白带共钓了近50匹和母光2匹小马加鰔~就这样子搂~!!

主图).jpg (456.42 KB, 下载次数: 0)

下载附件   保存到相册

2013-10-16 10:47 上传


画布上的生命体验    钢铁下的艺术梦想   
    一座铁工厂、散落四处的细碎金属物件,述说著一位年轻艺术家的梦想。部份萃取出来(Crema,克力玛)!比较起来,其他所有方法煮出来的咖啡都太平淡,除了苦,其他美味很难出来。




原文如下:


那夜,一位年轻孕妇急产过程发生了羊水栓塞,被急救送来医院,直接送到急诊,从急诊一路上就开始心肺复甦术,直奔加护病房,我在加护病房接手了这个病患。

Comments are closed.